關注微信公眾號

086-028-36295006

服務熱線

總經辦:
Tel: 086-028-36638021
營銷部:
Tel: 086-028-36201379
地址:中國.四川.仁壽縣文林鎮南壇路252號

Copyright ? 2018 kinleyte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仁壽金利紡織有限公司  總經辦:086-028-36638021  營銷部:086-028-36201379

蜀ICP備11005647號  地址:中國.四川.仁壽縣文林鎮南壇路252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成都   網站后臺

又一碳纖維企業破產,國產碳纖維將迎來大洗牌?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
2018/08/24
瀏覽量
【摘要】:
5月7日,遼寧省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二條、第一百零七條之規定,裁定宣告沈陽中恒新材料有限公司破產。該法院自2017年12月27日,裁定受理沈陽中恒新材料有限公司破產清算。據審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月31日,沈陽中恒新材料有限公司資產總額為3.6億元,負債總額為5.85億元;所有者權益為(-)2.2億元,嚴重資不抵債。  沈陽中恒新材料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

  5月7日,遼寧省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二條、第一百零七條之規定,裁定宣告沈陽中恒新材料有限公司破產。該法院自2017年12月27日,裁定受理沈陽中恒新材料有限公司破產清算。據審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月31日,沈陽中恒新材料有限公司資產總額為3.6億元,負債總額為5.85億元;所有者權益為(-)2.2億元,嚴重資不抵債。

  沈陽中恒新材料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經營范圍包含碳纖維原絲、碳絲及其制品、特種碳纖維及碳纖維相關產品的研發、制造、銷售。

  披露信息顯示,沈陽中恒新材料有限公司注冊資本為1.818億元,中國恒天占其52.65%股權,中纖創業投資有限公司、遼寧天維紡織研究建筑設計集團有限公司、浙江金橋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揚州惠通聚酯技術有限公司、北京中紡海天染織技術有限公司和自然人趙春田占余下47.35%股權。

  又是碳纖維企業?

  這不由得讓人想到另一家碳纖維破產企業——浙江泰先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于2017年初向法院申請破產。近幾年,碳纖維風頭正勁,生產企業破產讓行業上下唏噓不已。

  浙江泰先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由寧波化工開發有限公司、中國科學院寧波材料技術與工程研究所、浙江金強投資公司、寧波康興投資有限公司共同發起設立,于2010年10月注冊成立,注冊資本為3億元。按規劃,其將在寧波石化區投資建設具有國內領先、國際先進水平的碳纖維產品生產基地。其中一期工程建設一條年產100噸高性能碳纖維(配套250噸/年PAN原絲)生產線,二期工程建設千噸級高性能碳纖維生產線及復合材料生產裝置。公司產品規格為6K、12K、24K(其中以12K為主)高強中模碳纖維。其是寧波市2012年重點建設工程項目,并獲得國家發改委2012年度新興戰略性新材料中央財政補貼2250萬元。

  據相關材料顯示,截至2017年1月31日,浙江泰先新材料賬面資產5億元,賬面負債3.14億元,賬面凈資產1.9億元。該公司連續3年凈虧損,2015年主營業務收入為0元,稅后凈利潤為-2259萬元;2016年主營業務收入為0元,稅后凈利潤為-2675萬元;2017年1月主營業務收入為0元,稅后凈利潤為-608萬元。

  碳纖維在市場上一直呼聲很高,為何生產企業接連走向破產?更有業內人士預言:縱觀日本發展碳纖維近60年,也僅僅留下了東麗東邦三菱三家具有規模化產能的公司。而我國碳纖維產能規模不僅偏小,而且分散。未來產能勢必會越來越集中于成本控制好、技術穩定的幾家公司。

  關鍵在于性價比

  在全球碳纖維市場上,日本、美國等高性能纖維生產強國一直主導著該領域的技術創新和發展方向,占領著全球碳纖維市場的制高點。近幾年,在國家多個部委相關重要科技項目和多項政策的支持下,國產碳纖維終于突破了“從無到有”,并在關鍵技術、裝備、產業化生產及下游應用等方面都取得了重大進展,比如高強型碳纖維千噸級產業化裝置陸續建成并投產,千噸級的碳纖維生產線已有10條。

  目前,我國有碳纖維生產企業30家左右,總產能約為2萬噸/年。從企業經營效益來看,我國碳纖維企業已經實現贏利的仍是個別案例。如威海光威復合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自2012年開始實現了贏利,且2012年~2017年連續贏利。中復神鷹碳纖維公司2016年實現贏利。江蘇恒神股份、吉林化纖集團碳谷公司成為新三板掛牌企業,進入資本市場以獲得更多的資金支持。

  北京化工大學碳纖維及復合材料研究所所長、國家碳纖維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徐樑華曾在接受采訪時指出,國產碳纖維目前更多地突破了1k、3k、6k等產品的生產技術,今后還應繼續突破更高的制造技術。由于國產碳纖維的產業化技術仍不那么成熟,整體性價比距離用戶的期望值仍存在一些差距。碳纖維企業總覺得生產了產品賣不出去,下游用戶總覺得買不到好的國產碳纖維,這期間的癥結就在于“性價比”。

  光威復材首席科學家李書鄉曾表示:“我國碳纖維產業目前主要存在的問題包括:產業集中度相對較低,技術路線相對單一,主要集中于小絲束碳纖維生產,上下游之間的合作也有待加強等。”

  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副會長、中國化學纖維工業協會會長端小平曾這樣說道:“偉大都是熬出來的,高性能纖維的培育期一般要5~10年。日本東麗在碳纖維領域的成就是通過幾十年的發展才取得的。中國碳纖維產業自2007年開始快速發展,至今已經發展了10年,取得的成績給了大家信心。同時也得認識到,中國碳纖維產業仍存在一些短板,今后仍有很長的路要求,比如市場應用仍有待拓展,企業生產的穩定性需要加強。希望通過大家的共同努力,凝聚碳纖維全行業的發展共識,促進產業鏈協調發展,為下一個10年國產碳纖維產業的發展理清思路,打好基礎。”

  深度評論

  優勝劣汰,國產碳纖維開始洗牌

  種種跡象顯示,國產碳纖維行業在經歷了10多年的快速成長后,優勝劣汰的現象正在凸顯,行業開始洗牌。

  一邊是部分經營難以為繼的企業破產的消息傳來。另一邊卻是具有領軍優勢的碳纖維企業的種種好消息不斷傳來。2017年9月1日,光威復材在深圳創業板成功上市,成為我國登陸資本市場的第一家專業碳纖維企業。2017年,光威復材實現營收9.49億元,同比增長49.87%,實現凈利潤2.37億元,同比增長18.99%。

  眾所周知,新材料技術是世界各國重要的戰略性新興產業,而碳纖維是新材料產業的重點。尤其是在國防軍工領域,碳纖維及其復合材料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意義。也正是由于深深明白碳纖維對于各國的重要價值,在中國碳纖維產業2005年突破產業化關鍵技術之前的幾十年時間里,日本等發達國家對中國在碳纖維領域的裝備、技術、人才實行嚴格封鎖。

  2007年后,國產碳纖維行業迎來了快速發展的10年,但是,這個突破重重封鎖、堅持自主研發的過程卻無疑充滿了艱苦。一個必須面對的現實是,由于碳纖維在研發過程中本身需要巨大的資金投入(光威碳纖維在贏利前持續砸進去30多億元),針對中國碳纖維企業的崛起日本碳纖維龍頭企業一度采取“入門級T300產品大幅降價打價格戰、高端產品保持高價保證贏利”等競爭策略,中國碳纖維在下游的應用市場仍有待擴大等多重綜合因素影響,在光威碳纖維實現贏利之前,中國碳纖維處于“全行業虧損”的狀態。而即便是龍頭企業實現贏利的現階段,行業中其余多數企業仍承受著連年虧損的壓力,苦苦地堅持著經營。

  此前,《中國紡織報》曾在4月20日刊發了一篇《有情懷,也要贏利》的評論。我在那篇評論文章里曾這樣寫道:“綜觀日本等碳纖維強國,其碳纖維名企都是民營企業,且都具有強大的研發實力和贏利能力。對于中國碳纖維企業來說,在發展的起步階段或某些關鍵項目上獲得國家相關部門和一些政策上的支持自是十分關鍵,可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中,要想真正可持續發展,真正具有贏利能力十分關鍵。只有做到一定階段后實現贏利,才能在“產業報國”這條路上繼續走下去,而不是倒下去。”

  很不幸的是,沈陽中恒和浙江泰先沒能在“產業報國”這條路上繼續走下去,而是倒下去了。毫無疑問,能不能贏利,且能不能實現連續贏利,已經成為未來5年、甚至未來10年里擺在更多中小碳纖維企業面前的首要難題。

  “國產碳纖維企業繼續解決產業化技術問題迫在眉睫,包括工藝技術、裝備技術,以及工藝與裝備的協調,這不只是解決產品貴不貴的問題,而是解決企業能不能活下去的問題。”此前,北京化工大學碳纖維及復合材料研究所所長、國家碳纖維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徐樑華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這樣強調。

  大力發展中國自己的碳纖維,最終一個重要的對標條件是:中國自己的碳纖維企業能夠與日本、美國的碳纖維企業“一決高下”。但是,遠期的目標與現實的情況之間,仍然面臨著不小的差距。目前,全球碳纖維的總年產能約為十幾萬噸,其中,日本和美國的碳纖維產能占比高達61%,處于明顯的主導地位。而且,東麗、赫氏、三菱等國際碳纖維“大佬”目前仍在加緊擴能。而即便是中國的碳纖維龍頭企業,撇開贏利能力不談,僅以產能規模這一個指標衡量,“萬噸級體量”的規模仍然是一個需要付出艱苦努力的目標。

  而如果撇開整個國產碳纖維產業化技術水平繼續提升的空間,只在現有的技術水平體系下考慮國內市場上近30家碳纖維企業的整體競爭格局,我們就會意識到:一邊是優質企業在技術、產能規模和自主裝備等方面不斷強大,以及在下游應用市場的不斷拓展,另一邊卻是部分企業申請破產,這恰恰說明,國產碳纖維的發展水平開始進入謀求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

nba录像吧